封山、限流变常态,过度旅游成了景区难散的霾


几天前,一则西藏珠穆朗玛峰景区“无限期关闭”的消息引爆旅游圈,国内外纷纷哗然,一时间,珠峰重回人们视线,带来无限热度,也让人们开始重点关注过度旅游的危害。

封山的不是大雪,是垃圾


消息刚出没多久,已经有景区相关人员辟谣,即西藏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将继续有条件开放,网传“珠峰景区永久关闭”消息不实。虽然“永久封山”的消息是假的,但是国家体育总局登山运动管理中心、西藏自治区体育局曾表示,将继续全面加强登山环保工作,切实保护好珠峰的生态环境。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进入珠穆朗玛峰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绒布寺以上核心区域旅游。攀登珠峰接待服务每年只限春季,登山人数控制在300人左右(包括登山队员、登山向导、登山协作、登山后勤等),尽量减少对珠峰生态环境的影响。


突然加强的环保工作的背后,是珠峰上数以百吨计的垃圾。一到春秋登山季,珠穆朗玛峰的南坡山脚下就会变成热闹的嘉年华,每年都有7万到10万名游客涌向珠穆朗玛峰的大本营,从世界各地赶来的登山者望着山巅摩拳擦掌。在通往山顶的路上,登山者们最先习以为常的,只有两样东西——垃圾与尸体。


资料统计,从1921年到1999年,共有615吨垃圾被丢在这座神圣的雪山。2018年以来,西藏自治区组织清理珠峰保护区海拔5200米以上的垃圾达8.4吨;
日喀则市定日县对珠峰大本营海拔5200米以下区域内垃圾进行了收集、清运和处置,大本营沿线配备了环卫工27人,垃圾箱63个,清运车4辆,投入资金360万元委托第三方公司负责运营,已收集转运垃圾约335吨。


除垃圾外,珠峰上最常见的是各色的尸体,自2004年起,共有2000人成功登顶,同时也有近200人命丧途中,至今还有一百多人的尸体停留在那里——稀薄的空气和低温的环境让遗体很难被运下山。“不到那里不知道,尸体是登山标记的感觉有多难受。”一位攀登过珠峰的登山者说。


不止是高原,亚洲水源大量依赖冰川溶解,一旦珠峰被污染,不安全水源会波及到的人,足有十亿。可以说,珠峰已经成了海拔最高的垃圾场,过度旅游正在给珠峰打来持续性的打击。


“衡量一个旅游景区的承载力需要从多个角度出发,珠峰的可旅游区域偏小,雪山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比较薄弱,回收、处理垃圾的能力低下,加上珠峰山上环境较恶劣,很多登山产生的垃圾无法快速运走分流,越积越多,直接造成珠峰的环境恶化迅速。”中国旅游研究院国际所研究员杨劲松说。


                                                                    过度旅游,滴水穿石的“灾难”


旅游业正在飞速繁荣,根据世界旅游组织的预计,全球旅行者的人数将在2030年增长到18亿。但情况并非完全乐观,所有的旅游业增长都将面临着一个重大的挑战——过度旅游。


现在,过度旅游已经给全球带来了一系列环境和社会问题。据全球旅游业组织统计,旅游业贡献了全球二氧化碳排放量的5%,在旅游业排放的二氧化碳中,大部分(75%)都是由交通产生的,其中又以乘飞机旅行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为最多。旅游业的二氧化碳排放总量中,20%来自住宿环节,其中包括冷气和暖气、酒吧、餐厅和泳池的维护等等。


除空气污染,逐年暴增的游客更让旅游当地的水质、土壤迅速恶化。以游轮热衷拜访的目的地加勒比海地区为例,目前来自世界各地的船只每年拜访当地港口达到6.3万次之多,更是每年在当地排放8.2万吨垃圾。


2018年4月,长滩岛终于不堪其扰决定封岛,引起全球哗然。据当地旅游观光局统计,2017年全年长滩岛游客数量超过200万人次,大量的游客引来大批商家进驻岛内,导致长滩岛交通混乱、餐饮业乌烟瘴气。由于海岛缺乏完整的污水处理系统,不仅影响了海滩海水的清澈度,更是严重破坏了附近海域的生态环境,根据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长滩岛现有设施只能做到每日处理30吨生活垃圾,大量涌入的游客平均每天制造的垃圾却在115吨左右,大大超出长滩岛的日常处理能力。加之往来频繁的船舶,对附近海域的珊瑚礁生长打击巨大,同时鱼的种类和数量大幅度减少。


或许因为循环水质消化垃圾的能力低下,海岛限流早已有之,科隆群岛在十多年前就登上了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危险”名单,因为蜂拥而至的游客对其特有的生态系统造成了严重影响。2012年,厄瓜多尔政府颁布了强制性规定,限定所有到访群岛的邮轮乘客,其停留时间不得超过14晚15天。


景区过度旅游的确有部分环保主义者的反对,另一方面,日益恶化的城市过度旅游正引起大量居民加入抗议群体。“虽然景区过度旅和城市过度旅游同样严重,但景区居民明显少于城市,尤其以
丽江古城为首的旅游区,很多旅游地既是景区也是居民区,对居民的影响更为明显,受到损害的居民自然会持反对态度。”杨劲松说。


西班牙巴塞罗那2017年共接待3000万人次的游客,当地常住人口仅有162万人,持续涌入的游客严重打扰了当地人民生活。


旅游大国
日本正承担着城市过度旅游之苦,据日本本地报道介绍,在旅游旺季,京都和镰仓等热门景点经常会出现交通严重拥堵的现象。此外,一些私人公寓和都户住宅作为“民宿”为外国游客提供住宿,周围的日本住户则经常因噪音或垃圾处理不当而怨声载道。除了这些问题,一些市政府报告中还提到了非法停车等现象。


据世界旅行和旅游理事会(WTTC)联合麦肯锡发布的报告显示,全球某些十分热门的目的地,已经采取令人惊讶的、甚至是有些激进或粗暴的措施,来解决这一问题:譬如对游客们的游览时间、地点和方式都加以严格的约束。报告中指出:“限制旅游业是一件棘手的事情,不仅有可能激怒游客,也会引发从事或依赖旅游业为生的本地人的反对。令人惊讶的事实是,许多与我们谈话的私营部门领导人一致认为,一些旅游目的地已经被逼到了一个极限。” 2016年起,威尼斯市民就开始自发地发起“从威尼斯出走(Venexodus)”的抗议活动,控诉旅游业在近来的三十年内,竟将威尼斯的当地人口削减了一半。近期,欧洲一些城市再次掀起了抵抗游客的运动。夜间关闭WiFi、逼停巴士、扎破共享单车轮胎……这种看似荒唐的抗议行为背后,是居民长达几十年的隐忍。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为了保护城市,一些旅游热门地区开始颁布旅游税,这并不是新生事物,从欧洲城市发端,如法国巴黎、西班牙巴塞罗那、德国柏林、意大利罗马等许多欧洲著名旅游目的地都有征收旅游税的先例。其后,马来西亚、迪拜、马尔代夫缅甸等国家和地区陆续加入这个行列中。2016年,西班牙巴利阿里群岛开始向外来游客征收“生态税”,款项将用于当地生态保护。2018年中旬,新西兰旅游部部长戴维斯表示,为减轻不断增长的外国游客对该国基础设施造成的压力,政府决定向外国游客开征游客税,预计新政将于2019年下半年开始实施。无独有偶,立陶宛政府近期也宣布将对入境游客征收旅游税。


除硬性规定,部分景区开始采取在热门景点限流、将密集区人流导流到周边区域、在景区重点区域设置监控等措施。城市则配备了高端互联基础设施,将激光雷达传感器、高速宽带和大量数据等工具用于管理城市拥堵、基础设施和其他问题。目前已经有企业使用地理跟踪和其他智能城市技术来管理活动场所、道路和商店周围堵塞。城市规划者则使用高科技技术设计街道结构,以增加可用的人行道空间,并更好地为酒店、零售店或其他旅游景点分配区域。


过度旅游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不仅是游客本身,很多热门景点和地区不得不放弃赚钱的机会努力维护环境建设。杨劲松认为,缓解过度旅游压力是旅游圈的长期任务,除了政府和景区,OTA在过度旅游中同样扮演着重要角色,比如冷门景点的发掘、新路线的开辟。“新景区的开发需要大量成本,开发成功后,所能得到的利益也是巨大的,这不仅能拓宽旅企营收范围,还能有效分流人群。”他说,“第三方机构也需要多多考虑当地居民的利益,如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提升居民报酬、完善旅游区域公共服务设施、对游客进行系统的安全知识与环保理念培训等。”另一方面,杨劲松呼吁,不要把过度旅游问题放大,“过度旅游需要旅游圈积极面对,而不是过度夸大,避免对发展旅游业的不当负面解读。”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