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探险协会牛人节目 | ​陈柏豪:Respect!志愿救援近30年,生活在海南的普通香港人


探险家小传

陈柏豪

中国红十字会救护培训导师

民政部应急救援员培训导师

三亚红十字灾害应急救援中心技术总监

高级应急救援员

资深香港童军领袖

美国心脏协会AHA急救员导师

爱丁堡公爵奖励计划银章(15岁以上)持有

美国职业潜水教练协会潜水教练

中国山地户外社会体育指导员



1994年,香港人陈柏豪因为工作变动来到海南,这一待就是27年。他喜欢这里的山水,喜欢这里的阳光。他也希望,自己可以把在香港学到的知识、技能,带给更多这里的人。


01

地震后的场景他一辈子都忘不了


来到三亚后很长一段时间, 陈柏豪都有一个身份——志愿者。


最早是帮助三亚团委,做一些大学生资助项目的相关走访工作。当时市里会有专项资金,为考上大学的困难户提供学费。陈柏豪就挨家挨户去摸底、记录,汇报给团委。


还有就是探访当地的孤寡老红军,给他们带去一些生活物资。但是,随着志愿者团队越来越多,问题也慢慢出现:一个老人院或者孤儿院,早中晚不同时段都有团队来拜访,大家没有计划,争来争去……


“后来我们就不做了,免得烦着人家。”


陈柏豪在香港学过急救,当过救护员,也考取了相关证书。2006年,他加入了刚刚成立不久的三亚红十字应急救援队。


雅安地震救援


当时很多人对救援工作还比较很陌生,相比而言陈柏专业经验丰富他入队伊始虽然只是一名普通队员,但也像老师一样,把自己的一身本领传授给大家。


他数次参加重大灾害救援工作。福建台风、湖南水灾、雅安地震、鲁甸地震、九寨沟地震、尼泊尔地震等灾害一线,都有这位皮肤黝黑、操着一口港普口音的老大哥在忙碌。


雅安地震,他们几乎是第一支到达震中的队伍,也是第一个进到村里排查。落石可能有十几吨重,道路完全破损,在随时可能发生余震的危险地带,排查一整天,摸清村子里的伤亡情况。


“地震的场景真的一辈子都忘不了,闭上眼睛想象的还都是楼房坍塌的场景。们有几个队员去的时候说没问题,回来之后也有了心理障碍,需要心理疏导,甚至有人承受不了这个压力,最终退队。”陈柏豪感慨,“那种场面,真的无法想象。


向雅安地震遇难者遗体告别


02

内地太大了,情况和在香港完全不同


陈柏豪在香港接触到更多国际成熟的救援理念和技术,那时内地的救援工作起步较晚,设备等各方面比较落后。


从香港带来的一个头盔,3000多块钱。而当时队伍用的,只是30块钱一个的工地安全帽。


去福建参与台风灾后救援,其他队伍使用的国产链锯使用一两个小时就断了、不锋利了,陈柏豪他们的进口链锯就更耐用。


脚下穿的鞋是普通布鞋,没有专业的救援手套,救用棉手套将就,专业的绳索、安全扣等等这些设备都没有……


2008年汶川地震,赴前线参与救援的很多人,但缺乏专业培训,只是徒手在废墟中乱挖。这一幕令陈柏豪非常痛心,也让他对内地救援的现状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香港地方小,救援工作主要由政府成立专业队伍来承担,普通民众很少参与。


内地的情况则有所不同。地方太大了,各省市难以有统一的标准,救援地的环境也不一样,南方可能是台风、北方可能是水灾,农村和城市也完全不同……


台风救援演练


仅以海南为例。人口一边集中在城市,另一边是在农村,农村和城市距离较远,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叫消防来救援就会比较慢。


因此,陈柏豪坚持普及推广救援工作、培养民众救援意识——防灾减灾,以预防为主;自救互救,将伤害降至最低。


03

到了海里,才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游泳


一些学校也会开设相关的课程,课本上学到的知识始终是静态的,陈柏豪注重的是“实战”。


不定期举办夏令营,让孩子们从“实战”里挖掘自己的潜能。


听过不代表看过、看过不代表做过。只有亲自去做过,才永远不会忘记。


青少年培训课程


陈柏豪小时候性格内向,学习成绩也一般。他是在加入香港童军后,渐渐学会如何面对别人、如何充实自己。包括最初的露营、登山、划艇、游泳、潜水、急救技能都是在这里学习。


香港童军依据年龄层,设立不同类别,学习的内容也逐步深入。大的带小的,高级的带初级的,这样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陈柏豪也希望把这套理念在内地进行推广,他走进校园,从小学到大学,针对性地进行普及教育。


进校园宣讲


通常父母只会说“那里危险,别去!”可小朋友却不知道危险在哪里,为什么危险。一旦危险真正来临,就不会应对。


以游泳为例,来三亚的人,90%都会游泳,大部分都是在游泳池学的。而海里有暗流、洋流,还有旋涡,每天涨潮、退潮也都不一样,真正到了海里,你才会发现自己不会游泳。


“我不教小朋友游泳,我教的是预防溺水。即使你会游泳,也会遇到抽筋等游不了的状况,那怎么办?我教他们浮水,整个人放松让自己浮起来。如果浮不起来,就教他们像水母一样,憋一口气,弯腰沉在水里。没气了就划一下上来换气,再潜下去。这个工作最起码可以延长1个多小时,等待救援,争取机会。”



04

有生之年,尽力而为


从90年代来到内地,陈柏豪见证了国内高速发展的时期。人们的生活日渐富裕,更多地参与到旅行、户外活动当


与此形成对比的是,大众的户外知识、安全急救意识依旧比较落后,遇到危险也只是等别人来救。


无论是消防队、还是民间救援队,国内的救援行动多是免费的。陈柏豪对此其实有着不同的看法:天灾应是无偿的去救援,但是人为错误,当事人应该承担成本。


“我们不能用这些应对天灾的救援物资,去为一些人错误的享受买单。”



他知道,要提升整体大众的认知,这条路很长很长,自己能做的也只是在有生之年,尽力而为。


陈柏豪最早带的那批孩子已经长大了,他也希望这一代人在接受了这种理念之后,可以加入到这个行列,影响更多的人。


“希望我可以影响下一代人、通过别人再影响更多的人,你做这个事不一定成功,但是你不做就永远没有成功。”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文章